聚焦国际| 高通胀致立陶宛种子需求激增、泰国越南预联手提高米价......

2022-05-30 12:05:57
导读 :

由于物价上涨,立陶宛愈来愈多人开始自己种植蔬果,市场上的种子和幼苗销售量明显增加。

        由于物价上涨,立陶宛愈来愈多人开始自己种植蔬果,市场上的种子和幼苗销售量明显增加。
        受俄乌冲突等多重因素影响,英国的炸鱼薯条店不得不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原材料断供危机”,许多店铺只能艰难地挣扎求生。

        印度、泰国与越南突然盯上了大米,泰国与越南计划联合提高大米价格,印度政府可能会收紧大米的出口


        乌克兰一国的粮食产量,就足够喂养4亿人口。今天,却只有很少的粮食可以被运出乌克兰。


        近期,各国都有哪些大事发生?


  立陶宛:高通胀带火蔬果自种生意  


        新华财经维尔纽斯5月26日电(记者薛东梅)近期由于物价上涨,立陶宛愈来愈多人开始自己种植蔬果,节省开支,抵御通胀。市场上的种子和幼苗销售量明显增加。

        根据立陶宛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立陶宛4月份的年化通货膨胀率达到16.8%为1994年以来最高

        通货膨胀主要是由住房、水、电、煤气和食品、非酒精饮料以及运输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上涨所驱动。仅老百姓餐桌上常出现的番茄,4月份的价格就比3月份高出43.3%。

        许多立陶宛人决定自己种植,抵御通胀

        “早在1月份,种子销售已开始上涨,肥料、土壤和泥炭基质的销售也同时增加。”立陶宛最大的连锁超市Maxima市场部负责人埃内斯塔·达普金对当地媒体说,“因为种子价格比较稳定,而蔬菜价格却继续以惊人的速度上涨,导致人们开始热衷园艺工作。”4月份,Maxima超市的黄瓜、西红柿、甜菜、南瓜等蔬菜种子的销售额增长了20%花卉种苗销售额增长了40%各种有机种子,销售额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立陶宛市场协会主席布特克维丘斯说,他去了一家种子和幼苗市场,那里的一切几乎都被买光了,就连以前不太受欢迎的卷心菜种子,今年也引起了人们的兴趣。“与去年相比,今年有更多人光顾种子和幼苗市场。大家很容易计算出,买种子或幼苗自己培育,比在商店买便宜。”布特克维丘斯对媒体表示。

        但自己种植真的更便宜吗?

        立陶宛蔬菜种植者协会的卢科舍维切涅建议,在种植蔬菜花果之前,应评估一下它是否真的比从商店购买更实惠。“种子或幼苗并不昂贵,但为了让蔬菜花果生长,你必须投入时间和精力,不断浇水、除草。为了让产品保鲜更长时间,还需要适当的储存条件。”卢科舍维切涅说,对于没有任何种植经验的人,可能会导致更多的花费。此外,如果菜园距离人住的地方过远,那么,到店里买菜肯定更便宜。


英国“国菜”店铺挣扎求生,三成或面临倒闭


    炸鱼薯条一直被视作英国“最无可争议的国菜”。然而,最近几个月受俄乌冲突等多重因素影响,英国的炸鱼薯条店不得不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原材料断供危机”,许多店铺只能艰难地挣扎求生


        巴利·辛格在伦敦西部经营着一家炸鱼薯条店,据他介绍,炸鱼薯条的原材料很大部分依赖进口。其中,炸鱼所用的鳕鱼以及面粉糊等,主要是从俄罗斯进口;葵花籽油则主要来自乌克兰



        受俄乌冲突等因素影响,供应出现短缺,鳕鱼的价格和去年同期相比、已上涨了大约75%,葵花籽油上涨了60%,面粉糊上涨了40%左右。辛格表示,如果将所有增加的成本都考虑进去,那么每份炸鱼薯条的售价应该接近11英镑(约合人民币90元),比去年同期涨价近四成,然而,为了留住顾客、增加店面的销售额,他不得不把每份炸鱼薯条的价格压低到9.5英镑(约合人民币80元)。


        面对日益严峻的原材料危机,英国全国炸鱼薯条联合会日前呼吁英国政府着手制订长远战略,设法帮助炸鱼薯条店渡过难关,否则英国全国1万多家店铺,最终会有多达三分之一,也就是大约3000家炸鱼薯条店倒闭

大米也紧张了:泰国要联手越南提高米价


        一位曼谷贸易商称,泰国大米出口价格已经有所上涨,其中破碎率5%大米报价为每吨450美元,高于一周前的430到445美元。该贸易商指出,泰国大米的供应依然充足,这一波米价上涨,主要原因是化肥价格的走高

            过去两年中,新冠疫情给全球粮食安全带来诸多挑战,但俄乌冲突让这一严峻形势雪上加霜。分析人士称,俄乌冲突让粮食短缺尤其是谷物和植物油短缺变得越来越严重,这会导致许多国家转向限制出口贸易。

        全球食品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之际,据期货日报,印度、泰国与越南,突然盯上了大米。5月27日,泰国政府发言人表示,泰国与越南计划联合提高大米价格

        泰国商务部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泰国4月食品出口同比增长2.2%,其中大米出口增长44%。商务部长朱林在发布会上表示,鉴于一些国家的食品出口禁令,泰国正在评估其产品的国内供应。

        朱林称:“总的来说,还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据泰国政府预测,该国2022年出口的大米数量至少达到800万吨,将创下四年高点。泰国国家食品研究所预计,泰国今年食品出口将超过1.2万亿泰铢(折合人民币2338.8亿元),或将创下历史新高。需要说明的是,大米是泰国第一大出口农产品。

        除了泰国和越南,市场更担心“遥遥领先的第一名”印度即将限制大米出口

        目前,印度是全球大米出口量最大的国家。美国农业部2021年数据显示,2021年印度的大米出口量增加至“创纪录的2140万吨”,与2020年相比,增长约45%,占全球总出口额的44%。而越南、泰国分别位居第二、三,占比均为13%,印度、越南和泰国三国的大米出口占全球出口总额的70%。


        泰国、越南或许是在等待印度大米出口的限制政策。5月27日,据期货日报援引《经济时报》报道,印度政府可能会收紧大米的出口,以防止该国出现商品价格急剧上涨或大米短缺的现象。有分析称,该国此前已对小麦和蔗糖实施了出口禁令或限制措施。

        据财联社,粮食保护主义浪潮下,作为农产品出口大国的泰国有望从中受益。在连续干旱之后,泰国今年将迎来粮食丰收。此外,泰铢本月早些时候跌至五年低点,这将使泰国的出口成本相对更低。

        除了大米之外,泰国的糖和鸡肉出口也将分别受益于印度和马来西亚实施的出口限制。泰国官员表示,该国生产的大多数食品都供应过剩,他们依旧是“世界厨房”。

        值得一提的是,大米被认为是帮助防止世界粮食危机恶化的主粮。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全球粮食供应趋紧,小麦和玉米的价格一路飙升,一些政府的储备粮采购和动物饲料纷纷转向大米。

        由于生产充足和现有库存丰盈,大米价格一直保持低位。不过,研究机构The Rice Trader首席执行官Jeremy Zwinger称,俄乌冲突带来的肥料价格暴涨,一旦农民开始减少使用化肥,大米的供应可能会减少。因此,对大米等农业大宗商品的出口限制或提价,令市场担心会进一步恶化粮食危机和促使全球消费者的食品成本上涨。

        分析人士指出,一旦印度、泰国与越南同时出台大米相关出口限制政策,或将影响全球大米的供应,目前位于低位的大米价格,或将跟随其他粮食产品一同涨价。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每年大米进口量较大,据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21年1-12月中国稻谷及大米进口数量为496万吨,出口数量为242万吨,净进口达254万吨。

俄农业部:今年8月底前不会取消对葵花籽的出口禁令

        俄罗斯的最新动态也令全球食品成本通胀压力加深。据央视新闻,俄农业部周五表示,今年8月底之前不会取消对葵花籽的出口禁令,这令国际葵花籽与葵花油市场再度紧张。

        俄罗斯是全球第二大葵花籽生产国,2021年占全球产量的27%。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国际葵花籽油价格一度暴涨近10倍。俄罗斯自4月1日起至8月31日禁止葵花籽出口,并于4月15日至8月31日期间实施150万吨的葵花籽油出口配额,以避免国内相关物资短缺并平抑涨价压力。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已多次警告,如果全球粮食供应链危机持续加剧,人类或将面临“二战后最大的粮食危机”。该机构的执行主任David Beasley本周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上再发警示,眼下全球粮食安全状况比十年前的所观察到的情况“更糟”。

        当地时间5月25日,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报道,乌克兰外长库列巴警告称,俄乌冲突持续或导致全球出现数年的粮食危机。乌方称,俄罗斯封锁了乌克兰几乎所有的港口,目前有超过2000万吨的待出口粮食无法从乌克兰运出。

        眼下众多“大粮仓”为保证国内供应开始纷纷对出口实施限制措施,从棕榈油到小麦品类众多,一时间“粮食保护主义”情绪高涨,造成的影响不容小觑。自2月下旬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实施粮食出口限制和禁令的国家已超过20个,包括俄罗斯、阿尔及利亚、印度、印尼、伊朗、土耳其、乌克兰、塞尔维亚、突尼斯、科威特、阿根廷、埃及、哈萨克斯坦等。国际的小麦、玉米、大豆等主要粮食市场持续遭遇动荡,相关粮食产品价格一路走高

先正达CEO:乌克兰粮食可养活4亿人却无法运出


        作为一家全球知名的农业科技公司,在三天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中,先正达集团首席执行官傅文德几乎就是在连轴转地会见和参加各分论坛讨论,谈论的话题严肃且沉重,他看起来也十分疲惫。

  

        他说总而言之,这次达沃斯年会是一届非常严肃的达沃斯,“因为我们面对太多挑战,需要讨论很多严肃的问题。”所谓“严肃的问题”,首当其冲就是粮食危机,或者说的委婉一点,粮食安全问题

  

        傅文德说,在以往的达沃斯中,食品安全只是和农业相关公司会讨论的话题,但从上一届达沃斯(2020年)开始,所有人都在讨论粮食危机。因为疫情前粮食危机已经开始出现恶化的迹象。

  

        对于粮食安全的成因,傅文德认为几乎就是气候变暖,极端天气,疫情,和乌俄冲突带来的协同效应。粮食危机和气候危机交织前行。解决粮食危机,需要保证所有人都能有足够的食物,与此同时,农业本身也是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案之一。

  

        “以前,达沃斯年会讨论的话题只有气候变化,大家都在讨论如何达到碳中和——所有行业都是如此。这一次类似的讨论还在继续。没有全球的粮食安全,其他任何问题都无从解决。可如果你不谈论气候变化,问题也很严重。因为气候变化带来更多的洪水干旱和其他的极端天气,让耕种也越来越难。

  

        “政府机构,非盈利机构,和公司以及消费者都意识到,我们必须同时应对两个挑战。粮食安全,和气候变化要同时应对。这就意味着要发展更多对气候友好的农业产业,也要生产足够多的粮食。”

  

        我问傅文德现在粮食危机到了什么程度。他说:“十分严重。”

  

        “3.6亿人都处在饥荒的边缘。他们中的很多人在非洲,中东,以及亚洲的一部分地区。这种情形会更加严重,现在已经更加严重。因为粮食安全问题极速升级,在有些区域缺粮状况以40%,50%的速度递增。”

  

        最令人忧虑的是,傅文德认为今天粮食安全问题还只是“成本”的问题。也就是政府和NGO要花更多的钱买粮去提供给最穷困人群。但接下来,粮食安全问题可能演化为一个“供应量”的问题,换言之,不会有足够的食物足以供应给每一个人。
  
        “除非农产量提升,同时我们还可以将更多的粮食运出乌克兰。因为现在很多粮食都滞留在乌克兰本土。帮助乌克兰农民提升产量也很重要。”
  
        傅文德说:“乌克兰一国的粮食产量,就足够喂养4亿人口。今天,却只有很少的粮食可以被运出乌克兰。”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承担喂养全球1.25亿最贫困人口的重任,他们面临的问题最大,因为未央这些穷困人口的粮食中五成来自乌克兰,这就是七千万人。眼下成本的激增,让购买粮食成本越来越高,要喂饱最穷困人口的困难也越来越大。如果需要决定哪些人可以得到粮食哪些人不可以得到,这个是很难接受的。现在必须要推进农业革新,增强产量,保证每个人都获得足够的食物。
  
        “我很喜欢现在中国农业发展的情况,先正达集团进入了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这其中没有任何地方的农业变革速度像中国这么快。在中国,我们会继续帮助农民种植更多食物,我们同时也会展示给世界其他地方如何将粮食危机转化为食品安全。”
  
        傅文德说,该集团接下来也将与中国政府及众多企业开展合作,为中国保证粮食安全、应对气候变化贡献力量。
来源: 农财网